Thursday, April 26, 2018

NLP: 能說,才能想

Hi,

近日各大媒體也在報導楚原先生,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終身成就獎」,報導重點當然不是他的獲獎,而是楚原先生當晚發表的感言

小弟也不想多在他的金石良言中再次抽水,實在抽無可抽,多說無益。

小弟更有興趣的,是大導演說話中的兩個字。

那兩個字? 仆街

『仆街』竟然可以在電視螢幕中再度出現,實在值得高興。

『仆街』一詞,早已被當今語言潔癖的意見領袖們,封殺得片甲不留,但她根本不是粗口啊,何苦相逼?

她頂多只是咒罵人的俗語,況且楚大導的發言中,那句『仆街』是用來形容自己的電影,當然毫無問題。

小弟不是推廣罵人的俗語,而是想擴闊語言的頻譜而已。

語言是思維與意念的載體,語言頻譜越寬,思維與意念越少局限越能自由奔放

近年『政治正確』越發『政治正確』,稍不『政治正確』的說話,就等同不『正確』了;不正確的,自然不能說自然不能想

『菲傭』不能說,要說『家務助理』,但『菲』是國籍,『傭』是職業,問題在那裡? 如何對待『菲傭』才與職業歧視相關,『菲傭』一詞,根本沒有問題。

『老人』不能說,要說『長者』,但為何『年輕人』能說,『成年人』能說,『老人』卻不能? 如何對待『老人』才與年齡歧視相關,『老人』一詞,根本沒有問題。

不『政治正確』,並不等於不『正確』;若不是不『正確』,為何不能說,為何不能想?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