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12

報讀注意:反智與仆街 ?!

Hi,

本來不想寫『仆街』,不是因為『仆街』是粗口,故不可寫、不可講,而是近年不少朋友,早已寫了很多『仆街不是粗口』的解說。

仆街,當然不是粗口,只是俚語,指的是仆倒街頭,也可以暗喻別人橫死街頭而矣。既然這是一句詛咒人的說話,為何不是粗口?相信不少媽媽也曾罵過自己的子女『死仔包』,那麼,那些媽媽們也是在說粗口嗎?『死仔包』源自往日貧窮,子女死了,也只是簡單的包裹著棄掉,那麼,『死仔包』不也是一句詛咒人的說話嗎?

『仆街』,字面解說,仆倒街頭而矣,還未至於肯定死去,『死仔包』則肯定要對方死去,那句更為惡毒?還有,你有沒有說過『死啦你』、『死開啦』、『咁多人死你又唔死』,那不是更直接的詛咒嗎?

咒人跌倒是粗口,咒人死卻不是,什麼道理?道理很簡單,因為認為那是粗口的人認為那是粗口!這是獨裁!這是專制!

或許仍然有人會申辯說:因為『仆街』是粗俗的人說的話,而『死仔包』不是,因此『仆街』是粗口,『死仔包』不是。即說話的人,影響著話語本身,如是這樣的話,那麼當粗俗的人說了『之乎者也』,『之乎者也』也會變成粗口?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凡粗口者皆鏗鏘有聲,『仆街』一詞聲調分明,但『死仔包』卻不,因此前者是粗口,後者不是!怪不得有人以普通話來演繹『仆街』一詞了,隨即過關,不可笑嗎?

更有人不說『仆街』,改說『趴街』,不少大眾又認為沒什麼問題了,皆因『趴』字沒有『仆』字那麼鏗鏘有聲,但『仆』字本身有什麼問題?古有王安石的『仆道』,今也有『仆倒』這些能『出街』的詞語,『仆』字沒問題,『街』字也沒問題,但『仆街』卻有問題,這不是更可笑嗎?

『仆』字豈止沒有問題,而且源遠流長, 比那個『趴』字更為古典,遠在漢書已有使用『仆』字:「貪生畏死,即詐僵陽病。」,那個『仆』字,正是跌倒地上之義。

如仍然認為『仆街』是粗口的朋友,就請給予大眾一個合理解說,不要單以閣下『長官的意志』,不問究竟,就來胡亂否定某個字詞。香港近年不是已經受夠了『長官的意志』的苦嗎?越強調『長官的意志』的社會,人越『理盲』,沒有道理的人,強充道理的發言人;香港沒有文盲多年了,卻理盲者越來越多,是社會之福嗎?

小弟寧願見到的社會,是『仆街』之聲不絕於耳,也不想見到盲理當道,真理借歪。

沒有理的人,最後只會訴諸於感性,諸如高官找不到『仆街』是粗口的理據,唯有硬借感性發揮,說什麼自己不會教導子女寫及講『仆街』云云。從來俚語也是不用師長、父母教導,因為俚語是人行走社會時自然掌握,那用教授?

現今世上的人,認真奇怪,不是粗口的『仆街』大驚小怪,是粗口的『九唔搭八』、『廢柴』、『吊吊揈』、『狗噏』、『頂你』、『抦你』、『低B』、『豬兜』卻懵然不知,人講你又講!


以下是小弟節錄了部份其他朋友對『仆街不是粗口』的解說,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一看:

仆街的迷思

「仆街」二字是否粗口

仆街

'仆街' 於 TVB 電視劇中出現之證據

一個沒仆街的香港——論患上語文恐懼症的傳媒


最後,大家也可看看陶傑如何定義粗口:




在反智的社會中,小弟絕不妥協,因此,小弟在課堂上,閣下絕對會聽到小弟使用『仆街』等俚語;各位朋友,若認為那是粗口、那是冒犯、那是侮辱,切勿報讀小弟課程,免得耳根受罪。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