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8, 2020

此時此處此旋律 Op. 3 外篇: 讓我哭泣 Lascia Ch'io Pianga

Hi,

Lascia Ch'io Pianga,英國作曲家 Handel 韓德爾 "Rinaldo" 的詠嘆調,內容描述被魔女軟禁的阿米瑞娜的感嘆。

渴望自由卻得不著為自己悲慘的命運而哭泣。

小弟相信,自由無需渴望,只要爭取最終必定來臨



可能你不知道,『讓我哭泣 Lascia Ch'io Pianga』改編自韓德爾另一齣神劇《時間與教化的勝利》。

《時間與教化的勝利》是一部饒富哲理的劇目,整齣劇只有四個角色,分別是美麗(Bellezza)、歡愉( Piacere ) 、時間( Tempo) 、教化(Disinganno)。

在第二幕 Lascia la Spina 中,『美麗』起先表示要在真理中找尋快樂,但換來的只有悲傷,『歡愉』趁機要求『美麗』不要背叛他,否則憂鬱就是報應。

然而在『時間』與『教化』循循善誘下,『美麗』終於轉而追求真理,並跟『歡愉』分手。



要得著長久的『歡愉』『時間』在所難免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Thursday, February 06, 2020

解夢: 夢是什麼?

Hi,

夢是什麼? 很奇怪的問題,縱使你每天也在發夢,但你能回答「什麼是夢」嗎?

夢是一種主觀經驗,在某些睡眠階段中產生的影像、聲音、感覺、感受的想像。

由於它的不自控,而且內容可以極為怪異,但卻每晚都在發生,故此自古以來,夢是多個範疇的研究對象;直至上世紀中,發夢的科學機制,才開始逐漸解開。

在遠古傳說、宗教、文學、哲學、心理學與藝術中,夢也扮演著重要角色。

小弟不打算在這裡,深入探討夢的機制以及如何解夢,這兩個複雜的課題,談上半天也嫌未夠時間;小弟只打算談些非主流的研究結論,讓大家能有更多角度,瞭解自己的夢境。

費倫齊 Ferenczi,匈牙利藉心理學家,認為當人說出自己的夢境時,過程中能表達出不能直說的心事,帶來治療效果。

克萊默 Kramer 發現夢境的內容與睡前的的情緒關注,極有關連,而發夢能調整情緒,且是一種漸進式的情緒解難過程,讓人睡醒後,更能應付現實生活的困境。

哈特曼 Hartmann 認為發夢是一種精神治療,不是說治療師以夢境來作治療,而是發夢本身已是一種治療;發夢與精神治療,同樣包含自由聯想、預防 Acting Out、建立關聯等等功能,而且發夢更是在一個安全的境況下完成

庫茨 Coutts 提出夢境的適應功能,夢境其實是一連串的無意識模擬,模擬應對現實世界的各種處境,然後從中選擇最合適的方案。

不管是那一個角度,夢並不是無關痛癢的;既然每晚也會發夢,夢境不是值得深究一些嗎? 我們日常生活的慣常,令夢境顯得並不慣常,這『不慣常』卻給了我們一個多維的視野,擴展我們長年守衛著的慣常觀點。

最後,小弟作為一個探討夢境意義的人,當然支持發夢美好的夢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P.S. 原文意念出自 卓越人生期刊 Excel Your Life Newsletter 2019 年 第 4 季

高階夢境工程課程: www.excelcentre.net/dy2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