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4, 2013

轉載: 筆跡分析速讀

轉載:香港經濟日報
撰文:伍狄奇
日期:2008年4月3日


大文豪莎士比亞說過:請你給我一位女士的手稿,我便可以告訴你她的個性、她的一切、她的秘密!可見筆跡分析早已衝破二千年來的理論國度,悄然走進現代華麗的應用典堂,不但曠古爍今,而且大派不同用場。

心理學家認為,人類書寫的內容,是顯意識的投射;而書寫的方法則是潛意識的折射,折射出不同顏色和不同背景的內心世界。換句話說,我手寫我心,就等於手在寫腦在寫,筆端如流水行雲,筆跡卻無情地充當性格解碼器。從事筆跡分析學多年的陶兆輝博士笑言,書寫的內容等於人們顯意識作怪,所以書面上寫的內容可真可假,不可盡信,亦不能盡信。因為文人多大話,連他也可以隨時寫上『我很靚仔』等違心說話。

但天可欺,地可欺,潛意識卻無人可欺,任你文字易容術如何了得,何等裝模作樣,也很難長時期壓抑潛意識來掩飾自己的自然筆跡。除非有人故意收藏自己,故意使用非自然筆跡作忍身。問題是文字忍身術也有法力用盡的一天,醜婦終需見家翁。有別於傳統鑑證科的字型真偽法,筆跡分析有助找出不同人的性格傾向,卻不可視作透視個人工作能力、個人誠信、以至智商等具判斷性的萬能通用指標。

根據筆跡分析學的分類,可大致分為格式塔筆跡形態學 (Gestalt Method)和筆劃特徵筆跡形態學 (Trait Stroke Method)兩大派別,前者主管筆跡宏觀分析,後者則主管筆跡微觀分析。他建議利用兩大分析互相印證,才可為不同筆跡與性格作配對。

首先利用格式塔筆跡形態學作筆跡放大鏡開始:

1. 字型大小:若字體偏大,代表為人較自信,也許亦會粗心大意;若字體較小,代表為人處世謹慎,步步為營。

2. 字型線上行氣:以橫寫的英文字母為例,若字母在橫線上高低錯落有致,代表為人粗心大意;若字母沿橫線整齊排列,代表為人願意循規蹈矩,追求中庸之道;若字母在橫線上龍飛鳯舞,飄忽不定,代表為人責任心較弱。

3. 字型傾斜行氣:若字母橫寫有五至六度上升之勢,代表為人樂觀;若字母橫寫超越八九度上升之勢,越寫越上,代表為人充滿野心,但有時卻有心無力,堪稱說時無敵,做時無力的掌門人。相反地,若字母橫寫越寫越下,代表為人悲觀,自信心嚴重不足。

4. 書寫力度:若書寫無力,筆跡全不在紙上透勁,代表為人可能優柔寡斷,亦可能對外來悲喜不太上心;若書寫有勁,筆跡則全在紙上貫注,代表為人事事上心,也許會對仇恨等事特別上心。

5. 上下行距:若以緊窄行距行文,代為為人喜歡即興,率性而為,但思維傾向混亂;若以令人看得舒適的行距行文,代表為人計劃周詳,處處小心,思維亦較清晰;如行距極寬,則為人具有主見,但傾向主觀。

經過以上五大指標作筆跡宏觀分析以後,然後再以筆劃特徵筆跡形態作個別字型顯微鏡分析。他以日常行文較常見 t、o、 e、I 等四大字母為例。

t 字可看到一些和目標與能力的東西。若t 字中間那一橫劃得較低,代表個人目標遠低於能力,自信心較低;若 t 字中間那一橫劃得較高,代表個人目標能充份發揮自己的能力,相對自信心亦較高;若 t 字中間那一橫劃在頂部,代表個人充滿自信,野心重重。不過,若 t 字中間那一橫特別長,代表無限熱誠,卻要視乎熱誠用在哪裏,因為助人助己可以充滿熱誠,殺人放火更可以充滿熱誠!

o 字可看到一些與說話有關的東西。若 o 字上多一個小 o,代表為人可守秘密;若 o 字上端是個沒有埋口的 o,代表為人多言,小心流言四起;若看見 o 字跟其他字母出現明顯分隔,代表說話非常直接,很易得失他人。

至於 e 字則可看到若干有關信任的問題。若看見扁身 e 字,代表為人只信自己,從不信任別人。

大楷 I 字也是一個有趣的字母,大楷I代表著自己本人,向左傾斜的 I 字有著對人的不信任傾向;垂直的 I 字意味著自給自足,不想倚靠他人;至於向右傾斜的 I 字,代表著需要別人注意、認同及讚賞。

陶兆輝提到,很多人喜歡應用舉一反三的邏輯,例如以為扁身 e 字代表信任自己,那麼沒有扁身的 e 字豈不是代表信任他人?他強調,筆跡學絕不可用非黑即白的邏輯思維,一方面它不是精密科學;另一方面它只是前人累積下來的統計學數據而已!所以,每個字型筆跡分析的背後,既沒有任何動人故事,也沒有任何高深理論,只有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真人個案。

他分別以現任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和新選的台灣總統馬英九作真實例子,以印證以上兩大筆跡分析學說。首先是美國總統喬治布殊給幕僚的一封信書,信中看到:

1. 字體偏大,代表布殊充滿自信;

2. 字母橫寫有五至六度上升之勢,代表布殊為人樂觀;

3. 以雙行距離行文,代表布殊思路清晰;

4. 信中 t  字中間那一橫劃得較高,代表個人要求目標高於能力,對下屬要求極高,下屬辭職視作等閒;

5. 文中出現多個扁身 e 字,代表布殊一生追求強勢領導,不信下屬,只信自己;

6. 布殊的 I 字偏向傾右,顯示他需要別人注意、認同及讚賞。

7. 文末簽名與文中字體大小相若,代表布殊為人還不算自大,卻不算親民。

他強調,由於該信是複本,所以無法推斷書寫力度。若從字體的顏色推斷,布殊書寫力度顯然非弱,可見他對在外批評全不上心。

還有三大有趣的地方:1. 信中寫到對手克林頓時,出於保護心理,字詞前後無意間出現距離,代表彼此劃清界線;2. o 字跟 ther 出現明顯分隔,代表極度希望跟他人加強對話,但接著提到共和黨,顯然是想加強跟黨內派人士對話;3. 他的 o 字只是簡單的一個圓圈,顯示他說話直接,說錯了話也不自覺。

陶兆輝承認,以上筆跡分析主要用在英語等拉丁語體系,但以上兩大形態學仍可廣泛應用在直寫或橫寫的中文筆跡之上。他再以新台灣總統馬英九的書信為例, 信中看到:

1. 字體不大不小,代表馬英九為人不亢不卑,不算自卑,也不算自大;

2. 字體俱寫在直行間之內,代表馬英九做人循規蹈矩,故不存在任何貪污等越軌行徑;

3. 字體如人、逝、朱等的捺字筆劃拉長,代表馬英九情感上較拖拉,經常不自覺站在情感的十字路口;

4. 字體如有和七等的左橫筆劃較右橫長,代表馬英九為人做事喜愛拖拉;

5. 直行卻以雙行距離行文,代表為人計劃周詳,處處小心,凡事必有部署;

6. 字體字字清晰,代表馬英九思維清晰,口才便給,顯然受過高等教育。

不過,若人們 1. 以異常正階的中文或英文行文;或 2. 以十分模糊的中文或英文簽署;或 3.以電腦打字代替個人筆跡,代表對個人私隱大有保留,向外表示不希望外人深入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我們亦唯有行人止步。

他認為,主動改善個人筆跡,等於暗地裏提醒個人一字一劃,好比做人做事般規範,達致心理學自我認知和諧的終極境界。


Keith To 備註:有興趣看看上文所指布殊總統與馬英九總統的筆跡,可到這裡參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