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8, 2012

Hypnosis: 問題催眠個案

Hi,

以下是一位同學有關催眠治療的問題,徵得同學的批準後,節錄如下:


我很想與你分享一次被催眠的經歷及詢求你的意見。

近一年間,因生活忙碌及家人的健康問題,造成了很多壓力,影響了血壓略為上升了。平均是上壓130,下壓80,心跳70等。家庭醫生督促我要留意。於是,每當我量度血壓的時候都顯得緊張,而血壓有持續上升,平均去到140/90。三個月前家庭醫生建議我食血壓藥去控制。但我要求他給我多三個月時間,嘗試以其他方法去減低血壓。在此期間,我曾嘗試食療、每星期做帶氧運動四次、每次90分鐘、看中醫、甚至請同學替我做催眠,只做了一次PS,自己做自我催眠等....結果血壓略減, 但都是維持135/85 。

終於一個月前,結織了一位資深心理治療師、專業輔導碩士、美國...及有臨床治療經驗達十數年之久,看來都夠哂資格。

第一次她採用了somantic healing 技巧去消除我胸口綳緊的症狀。整個人都覺得舒暢多了。而血壓沒有改變。直至兩星期前,離家庭醫生覆診的時間越來越近,而我的血壓越來越高升,甚至有時去到150/90 ; 160/96 不等。

心知這是內心恐懼要長期食藥造成,於是上星期再找他替我治療。當初都是傾談一下生活的近況,談談什麼東西令我感到受壓,後來她叫她集中看着她的手指移動,心想她要替我做催眠了,我記得我有出情緒,而且喊得好緊要,後來就唔知發生什麼事了,直到我的先生來接我走,才察覺我在他的辦工室內已經四個鐘頭了。

我的先生陳述經過給我聽:

當他到了他的辦工室,看見我呆呆濟濟,完全未清醒。我說不知道為何在那地方,不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先生問他我在什麼情況下開始變得對她的指示無反應?她說當她問到為何有逃不過食血壓藥的想法?我曾答道:我的父母都有血壓高,我週圍差不多年紀的人都有血壓高,而我是一個緊張的人,雖然生活健康,我相信我都可能跑不掉。她跟着說:你估你係上帝咩!跟着我就無晒反應了。因此她才打電話給我先生。

後來我轉了房間去休息,而她去接待另一個客人。大約兩小時後,我又返回她的辦工室,但她已經離開,原來是叫我坐在那兒等她的電話。後來她打了電話給我,我只是記得她讚我先生好細心,其他的話都忘記了。到我比較清醒的時侯,是我先生帶我去公園踱步,慢慢行返醒。

1. 在催眠狀態中,我己經開始察覺她有很多主觀引導,例如『你不想應酬別人,你可以向他們 say no , 跟着叫我做推開別人的手勢 , 講 no, no no....』,在那一句『你估你係上帝咩!』這帶挑戰性的口吻我認為是錯誤的。

2. 穿上大紅色的上衣已令我有火的感覺。

3. 在我未完全清醒的狀態下,她不應離我而去,雖然有我先生在場。

4. 在電話中,我記得問她為何她離我而去?她像好有理由地答我因為她太肚餓啦,要出去吃東西!For God sake,她不知道有外賣呢家嘢咩?

這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 '經驗學習' 。 你曾經三番四次強調避免的戒條,她一一觸犯過。你每次在堂上苦口婆心的訓導,今次我認真領教過!

請你給我寶貴意見如何面對今次的經歷好嗎?


以下是小弟的回覆

你已經意識到的,已經不會再對你有什麼大影響,因為那已是在你的顯意識中了。

我很喜歡一段簡單的自我催眠,你也曾經學過的:

最近在我做過的催眠過程中,對我沒有好處的,就會好像冰塊遇到陽光一樣,完全溶化消失了。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