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08, 2009

Hypnosis: SOBER 催眠系統概要

Hi,

我們學習的催眠治療,跟其他催眠治療方法最大的分別,就是你學會了不只是一大堆催眠技術,而是一個系統-我們的 SOBER System

這個系統,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就是就是系統式程式 I (Systemic Formula I),她描繪著受者面對的難題的來源及結果,我們在Hypnotherapy is about Changes 系列文章中已作詳談,你可以隨時參閱。

簡單來說,Systemic Formula I 是指我們現在的難題,並不是由以前的某人或某事直接地引起的,它是由於某些過去事件根源,發展出一些信念所引致的。舉一個簡化了的例子,當您那時只得十歲,您在某次唱歌比賽中,面對眾人時感覺十分恐懼,您不自覺地獲取了對『面對公眾是恐佈的』這種信念,因此,當您現在已經是30歲了,您仍然恐懼於眾人面前講話。

『唱歌比賽』是過去事件根源,『面對公眾是恐佈的』是信念,『恐懼於眾人面前講話』是難題,『恐懼產生出來的腳震、頭腦一片空白』是徵狀;因此,我們協助受者時,我們可以針對過去事件根源、信念、甚至只處理徵狀。

SOBER System第二個部份發現正面訊息的過程 (Positive Messages Process),協助受者發現正面訊息的過程,是我們的 SOBER 系統的獨特和核心部份,如果您忽略了這個重要過程,您將使您的進行的治療效果遠遠失色,您浪費了您和您的受者的時間和努力。

在我們 SOBER 系統下,受者在催眠狀態期間,發現正面訊息的過程,是在您協助他回顧他的過去事件根源過去關係未完成事件之後的一個內心整合過程;他在回顧之後,他對事情獲取了新的理解,並且通過我們的直接詢問而描述出來,他的理解因此得以具體化,這些具體正面的訊息,成為了他新的信念;我們是不能通過不再相信某事,來直接刪除我們的舊信念,但是我們卻能用新的信念,取代原有的信念!

正面訊息中的『正面』,並非我們日常所指的樂觀、合乎道德、合乎操守的,甚至它並不需要是『好』的;判斷受者新的理解是否好壞,既不是我們的工作,也不是我們能力所及的;我不是說樂觀、合乎道德、合乎操守或者『好』的信念並不重要,只是我們不應該硬把我們自己的評斷,放諸於我們的治療對象身上!

一個訊息是正面的,它必須符合以下3個標準

1. 可執行的 Actionable:否則受者根本不能做任何事情,來改變他的情況;此外,沒有行動,亦因而沒有結果,受者便不能進一步地具體化他們新的信念;再者,沒有結果,便沒有機會強化這個新的信念,很快,新的信念便會被現實世界催殘得體無全膚,所有努力也就前功盡廢了。(記得我們什麼時候使用『即係?』這條問題?)

2. 安全的 Safe:對客戶和其他人,這些新的信念沒有任何潛在危險,潛在危險是難於發現的,你必須問問自己:如果他真的這樣做,會有什麼可能的結果呢?。(記得我們什麼時候使用『因為?』這條問題?)

3. 沒有局限的 Without Limitations:發現新的信念的目的,是為了受者開放更多的可能性,減少限制他們,難題是受者給自己在思想和行動的局限,如果新的信念帶來的是更多更大的局限,那是害人還是助人呢?(記得我們什麼時候使用『因為?』這條問題?)

當3個標準均符合時,新的信念,與及因而引起的新的行動,就可能是更加貼近現實了;記著,現實世界的結果,是通過行動而來;能生存於現實世界,安全是必要的;現實世界雖是有局限的,但當受者的難題並非存在於每一個人身上,那麼,他的難題就不可能是由於現實世界的局限引致的!

至於 SOBER System第三個部份,就是情緒次序 (Emotional Sequence),她指導著我們什麼時候用什麼催眠技術,而不是受者什麼難題用什麼技術,如果你真的明白了課堂上的講解,你就知道基本上催眠治療師是不處理難題的!

沒有這個第三部份,我們就根本不能進行治療,因為連使用什麼技術也未能弄清,最後可能老是用著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個方法,但卻並非最合適的那一個!

SOBER System 的這三個部份,互相關連,小弟整整用了超過十五年的時間,才慢慢的體會發展出來;學催眠、以催眠助人,切勿只學、只用催眠技術,你更需要掌握的,是一個完整的系統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