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3, 2014

Hypnosis: 催眠治療系統重點

Hi,

今天剛完成本年度註冊催眠治療師第六單元,整個課程亦差不多接近尾聲。回想教學十多年來,不時有同學詢問小弟:我們的催眠治療技術,跟其他學派,有什麼不同

我們用的技術,跟不少催眠治療師所用的,又或與參考書籍所說的,基本沒有什麼太大分別

大家可能也在做差不多的技術,來來去去,不是暗示,就是回溯,又或整合內心衝突,萬變不離其宗。我們與各家的分野,根本不在技術,而是在於我們諸種方法

沒有方法支持來實施技術,只是有形無神,徒具虛相,結果術者只能隨心選擇技術,而盲目追求更多更好的技術,也只是帶來更多的負累而矣。

技術,是具非器,有方法地運用技術,才是能真正助人的器具。技術,是微觀的步驟,方法,卻是宏觀的程序

催眠治療師不是心理學家,沒有知識,也沒有能力因應受者不同的難題,或其心理狀況,來決定對方需要什麼治療;我們需要一個方法,一個既簡單,又能貫穿各種慣常使用技術的方法,讓治療師能以最少的判斷,即能選擇合適的技術,一可減少判斷錯誤,免卻對受者的無謂干擾,以致增加對方的痛苦,二能避免運用錯誤技術,浪費時間,虛耗寶貴的治療機會。

既然各種催眠治療技術,全世界也早已通過課程及書籍廣為流傳,那又為何催眠治療還未能普及呢?因為它們既有效也無效

若非有效,它們理應已經失傳;不能普及,皆因無效的情況也實在多得要命!

催眠治療的效果,源自受者有機會,在催眠狀態下,重新審視埋藏在無意識中,導致難題的經驗、信念或想法,但如果未能從中獲得新的理解,難題當然依舊。

催眠治療技術只能提供上述所指的機會,理解卻靠受者自己,但對於一個面對難題,並且在催眠狀態下的受者,單靠自己理解,難矣!

我們另外有點獨特之處,在於不止於只提供重新審視機會,還在催眠狀態下,從旁促進受者自己理解,這樣我們便能填補催眠技術遺漏了的關鍵步驟,這也是我們方法的優勢

話說回來,就算增加了術者的從旁輔助,催眠有效與否,仍然依靠受者本身的理解;因此,受者自己才是真正的治療師,我等催眠術者,還是懷著謙卑的心,安守本份,好好做回一個只是從旁輔助的角色。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Updated: Jun 3 2015

國際認可催眠治療師課程www.excelcentre.net/hypno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