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9

分野: 兩宗修例事件

Hi,

今天香港的情況,不禁令我想起一個人、一件事。

岸信介,日本政治家,於 1960 年作為日本首相,趁執政自民黨於國會中握有多數優勢,試圖強行通過修訂美日安保條約,引發政界、學界與民間的激烈抗爭,但他依然不為所動,並義正嚴辭地表示:我的耳朵能夠聽見『沉默的大多數』。

這樣的發言激化了抗爭規模,憤怒的示威群眾,日以繼夜包圍首相官邸,「反對安保」、「岸信介下台」的口號聲此起彼伏

岸信介仍舊按照既定日程修訂條例,示威人群集結在國會議事堂外,日本政府動員 1.8 萬名警察維安,在場的黑社會分子更武力對付示威人士,東京大學學生領袖慘被打死。

安保條約當然通過修訂。
 
岸信介能快速完成任務,關鍵不是他的心狠手辣,而是當時『沉默的大多數』真的並不反對修例,這似乎與今天香港的情況,有著大大的不同

簽約當天,岸信介辭職下台

Keith
Explore, Exceed & Excel

P.S. 更快更易完成任務,關鍵顯然不在於『好打得』,而是在於『順應大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